程宫却是一个假大空、徒有虚表的装逼者。

上,程宫却是一个假大空、徒有虚表的装逼者。

他精于算计,听闻胡亮要在集安演出,便想方设法去坑胡亮的钱。

从50万的策划费,到500块的雇佣支出,他一个子儿也不愿意放过。

胡亮对“程老师”毕恭毕敬,“程老师”拿完钱却只想走人。

胡亮和程宫,热诚与冰冷,对比鲜明。

接下来,就是电影剧作法中,最惯用的那些套路——

二人协作,招兵买马,组建出一支乐队,并与其产生难舍难分的感情。

坦白说,《缝纫机乐队》作为一部喜剧类型片,确实要比大鹏之前的《煎饼侠》更“专业”。

许多戏的设计、转场都无缝衔接,跳脱出电视节目的范畴。

颇具“电影质感”。

一些角色,也存在某种象征意义。

吉他手杨双树(韩童生 饰),曾经是风靡一时的摇滚师。

年老之后,却因脑血栓,而被女儿“禁摇”,担当起平稳安逸的妇科医生。

胡亮问他:你当初呐喊着说,一个歌手为摇滚而生,就该为摇滚而死,现在呢?你在干什么?